综述 大事记 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络E文 >

闲谈·原扬剧镇江流派---写在纪念金运贵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

时间:2016-03-26 10:06来源:扬剧之家微信公众平台 作者:杨建平 点击: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扬州扬剧网 www.yangju.cn)



 
怀念与回想,是对感情和记忆的最好的救赎。

--卷首语
又有很久没有写有关扬剧的文章了。
最近被朋友拉进了扬剧戏迷群,结识了很多热爱扬剧的朋友,他们对扬剧的痴迷和执着令我非常感动。说实话,我其实是一个和扬剧已经脱节了二十多年的人,二十多年间没有看过一场戏,没有参加过一次戏迷圈活动。这次被拉进戏迷群,又适逢已故著名扬剧表演艺术家、扬剧“金派”艺术创始人、扬剧镇江流派杰出代表金运贵先生诞辰110周年,作为一个对镇江扬剧有着深深情结的老戏迷,又勾起了我对镇江扬剧的满满回忆。我想,我也写一点东西,作为对金运贵先生和整个镇江扬剧的深深的敬意吧。
由于家庭环境的影响,因为得天独厚的条件吧,自打幼年起,我对镇江扬剧就有了接触了解,并深深地迷恋上她。镇江扬的所有演职员,打小我就非常熟悉,除了八二届、九二届那两批学员,按年龄辈分,其余大多是我的长辈。镇江扬现代发展史上,几乎所有排演过的作品,我都曾经有过现场实况录音,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除了镇江扬历史上最后一部《雷打张继保》,其余的都没能保存得下来,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和痛。
(金运贵先生)
 
我在扬剧网发过几篇有关镇江扬的回忆性文章,也整理过一期镇江扬八二届学员时期非常珍贵的老照片。我跟原镇江扬第三代主胡琴师代表刘湧老师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好朋友,我们常常在一起讨论,由于对镇江扬艺术流派特点了解的缘故吧,前几年我们首次提出了“扬剧镇江流派”这个概念。众所周知,大多数人对镇江扬剧的了解,基本都停留在“金派”,以及后来的“金派姚腔”等上,殊不知,“金派”也好,“金派姚腔”也罢,它们只是镇江扬剧流派的一个浓缩的沉淀精华,是镇江扬剧的一个艺术流派缩影,是扬剧镇江流派的重要组成部分。“金派”发展于镇江扬剧时期、影响于镇江扬剧时期,懂行的人知道,扬剧的“金派”,它并不仅仅单纯是金运贵先生的唱腔,它是一个系统的艺术流派体系,是一个完整的艺术流派表演体系。所以,我和刘湧老师都认为,扬剧的“金派”,它不能单纯简单地被割裂于镇江扬剧之外,它是和整个镇江扬剧的现代发展史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是和整个扬剧的镇江流派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我们之所以提出“扬剧镇江流派”这个概念,是从整个扬剧的发展史总结而来的。小开口起源于镇江,著名扬剧音乐学家张欣木先生较早时期就借鉴了清曲,率先把清曲的五大宫曲移植应用到了扬剧表演中,率先进行扬剧音乐改革,把扬剧曲牌“大补缸”改成男女同弦,使得演员、乐队更简洁省事,衔接更流畅,也更有独特的韵味,之后逐步形成了扬剧镇江流派艺术的雏形。早年我从刘湧老师处得到过张欣木先生谱曲的《波扬·夹堂子》曲谱(《醉打山门》),早年也有幸得到过由杨小明老师演唱、刘湧老师主胡的这段“波扬”的录音,原唱是马福如,经过重新谱曲的这段扬剧曲牌,真的非常好听,和原清曲风格相比,旋律更优美丰富,行腔处理更具舞台表演性,基本是扬剧的风格特点了。当时,我也学唱过,具有浓郁的镇江扬剧的风格,醇厚纯正,旋律流畅,把鲁智深仗义洒脱、散漫不羁、平生好酒的人物形象完美地勾勒出来了。
在扬剧的现代发展史上,在扬剧的第二个辉煌时期,整个扬剧界是省扬、镇江扬、扬扬三足鼎立的。这三个主流剧团,有着各自不同于其他的艺术流派特点,有着各自不同于其他的艺术风格特征,有着各自独特的艺术表演特色。在整个扬剧的现代发展史上,这三个主流剧团各自创作诞生了大量的有代表性的扬剧作品,各自涌现出了大量的本流派扬剧表演艺术家,各自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有代表性的宝贵的扬剧资料。另外,在扬剧的现代发展史上,这三个主流剧团是各自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扬剧艺术流派表演体系的。从这几点明显的特征来看,映证了我们所提出的“扬剧镇江流派”的概念。
之所以提出“扬剧镇江流派”,我就拿“金派”、用扬剧网上有的扬剧音视频资料举例说明吧。
(原镇江扬第三代主胡琴师代表刘湧)
 
说到扬剧的“金派”艺术,我们就不得不说一下陪伴金运贵先生舞台表演生涯多年的镇江扬第一代著名主胡琴师王少华先生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说金运贵先生发展并影响了整个镇江扬剧的艺术表演体系,那么,王少华先生奠定并完善了整个镇江扬剧的音乐伴奏体系。在王少华先生的影响下,整个镇江扬剧的音乐伴奏体系是独特的,富有醇正美感的韵味,和其他任何剧团有着明显迥异的艺术流派特征区别。举个最简单例子,就拿金运贵先生的“金梳妆”来说吧,主胡的伴奏是有很多技巧处理并自成特色的,比如注重外弦第一把位的小指垫滑,第一把位、二把位的颤指打音,内弦空弦的大量配合引用,不注重演奏的花哨,不注重主胡个人表演,弓指法简单而实在,完美地烘托了金先生唱腔特点,迎送抱举,丝丝入扣。王先生的主胡伴奏衬托金先生的唱腔表演,可谓珠联璧合、严丝合缝,醇厚韵味,富有浓郁的江南丝竹的影子,这是其他兄弟剧团主胡伴奏所没有的特征,也是其他兄弟剧团很长时期所一直模仿不了的。不光“金梳妆”,镇江扬所有的扬剧曲牌的主胡音乐伴奏都有特有的鲜明的风格,明显地区别于其他流派风格,例如“大陆版”、“川心”、“满江”等,都是和其他流派风格有明显区别的;也不仅仅是金运贵先生,在所有的镇江扬剧演员唱腔表演上,王少华先生的主胡音乐伴奏,都形成并固定了一种独有的自由、潇洒、随性、醇厚风格模式,并在长期的舞台实践中发展和完善了这种音乐伴奏艺术体系,镇江扬早期《二度梅》的编曲和音乐伴奏体系特色,是得到过著名音乐学专家赞赏和扬剧界公认的。在他的音乐艺术风格影响下,镇江扬剧第二代主胡琴师代表张学义老师、第三代主胡琴师代表刘湧老师,先后把这种镇江扬所独有的音乐伴奏艺术体系完整地继承并延续了下来。所以,我们说,镇江扬剧的“金派”不仅仅单纯是金运贵先生的唱腔表演,它是一个完整的、系统的扬剧艺术流派风格体系。
(“筱派”传人、原镇江扬著名演员金桂芬
 
在镇江扬的发展史上,不仅仅是“金派”。著名扬剧表演艺术家筱荣贵先生所创的“筱派”艺术,也是我们所不能不知道和重点提到的。“金派”和“筱派”同是镇江扬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在镇江扬的现代发展史上,这两个艺术风格流派是长期并立存在的。筱荣贵先生出身扬剧世家,得益于早年深厚的清曲底蕴,长期和金运贵先生、王少华先生有着舞台表演搭档,“筱派”艺术吸收了“金派”艺术的一些特点,融合进了筱荣贵先生自己的东西,形成了属于自己的“自由调”风格特征,有着自己固定的唱腔和表演风格特色,口齿清楚、行腔行韵醇厚,身段沉稳,念白有情,给人以很美的艺术感受。在筱荣贵先生的艺术表演风格影响和传续下,涌现出了一批镇江扬第二代旦角演员,金桂芬老师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金桂芬老师继承了筱荣贵先生的表演艺术特点,长期的扬剧舞台表演实践中,也逐步融合进了属于自己的表演艺术特色,唱腔委婉动听,注重情感,舞台表演大方,表演生涯中塑造了大量的经典的戏剧人物形象。八几年的省扬剧广播大奖赛上,金老师的参赛作品、一段原筱荣贵先生的看家经典唱段《看灯》,急缓得当,吐呐清楚,行云流水,气息均匀,一气呵成,凭借非常出色的专业水平,技压群芳,获得了整个扬剧界唯一的一个金奖。
(“金派”传人、原镇江扬著名演员姚恭林
 
同样的,还有我们的扬剧“金派”传人,著名扬剧表演艺术家姚恭林老师。姚老师自幼进镇江扬学馆师承“金派”,得到了金运贵先生等老一辈艺术家的悉心传授。同时,姚老师结合了自身先天条件,在长期的舞台表演实践中,也揉合进了属于自己的唱腔和舞台表演风格,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潇洒俊逸的艺术风格魅力。姚老师几十年的舞台表演生涯,塑造了大量生动丰富的戏剧人物形象,完美地继承了“金派”的表演艺术精髓,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男生“金派”的韵味特色。我想,后来人把姚老师的唱腔风格称为“金派姚腔”,是很贴切,也是很有道理的。姚老师在扬剧男生“金派”表演上,影响力是非常之大的,之所以他能有今天的扬剧艺术表演地位,是一点也不为过的,配得上这种荣誉。
(包公饰演者,原镇江扬著名演员杨小明)
 
事实上,如果我们仅仅把目光单纯地放在扬剧的“金派”、“筱派”艺术上,就显得稍浅显了。在整个镇江扬的历史和现代发展史上,还涌现过大批的有着自己鲜明艺术表演特点、有才华的扬剧演员和艺术家。老生演员杨小明老师,就是我们不得不能提到的。杨老师跟姚老师同期自幼进的镇江扬学馆,师承已故镇江扬老一辈扬剧艺人朱小奎先生。他的嗓音条件好,醇厚、亮堂。长期的舞台表演实践中,形成了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特点,唱腔穿透醇正,质朴无华,表演到位,富有浓郁的镇江扬剧流派韵味。扬剧网上的《包公自责》(又名《包公误断狄龙案》),堪称杨老师舞台表演的巅峰之作。例如剧中第三场“请命受斥”中的开场,夜深人静,包公躺卧于榻上,随着一排“湘江浪”,心中的往事一幕幕袭来,整个唱段由“湘江浪”、“满江”、“雪拥蓝关”、“梳妆”、“数板”、“滚板”串联,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娓娓道来,非常好听。针对包公这个特殊的人物特点,杨老师大胆运用了鼻腔共鸣、声腔共鸣的方法,把剧中包公这个既是花脸、又是严父慈父的人物形象完美到位地塑造出来了。在镇江扬现代发展史上,杨老师和姚老师、金老师,可以说是并为镇江扬三驾马车的,是镇江扬长期的舞台表演“金山角”。
(筱荣贵、谈秀珍《二度梅》剧照)
 
除了以上这三位老师,镇江扬的多面手、扬剧表演全才谈秀珍老师,是我们也不得不提的。谈老师能演几个行当,和筱荣贵先生合作的《二度梅·重台别》中,她反串“金派”小生。她的“金派”唱腔很纯正,擅长饰演落魄书生,表演风格也有不少金运贵先生当年的影子;和筱荣贵先生、杨小明老师合作的《挑女婿》中,她是老旦角色,里面的唱腔特点就是她自己的了,典型的镇江扬剧的流派风格;在《雷打张继保》一剧中,她饰演的是青衣行当、张继保的生母;在和金桂芬老师合作的《美人泪》(又名《古墓香魂》)下本中,她的角色是童生行当,饰演的小太子,《洛秋认母》一场中,跟金桂芬老师母子两个角色飙戏的大段“金梳妆”、“梳妆”,精彩纷呈,高潮跌起。谈老师是一位扬剧表演的全才,像她这样在同一时期能跨行当,而且行当角色都能演绎得很成功的演员,在镇江扬绝无仅有,整个扬剧界恐怕也不多见。她的表演艺术特点属于典型正统的扬剧镇江流派风格,唱做念演,是纯正的镇江扬韵味,口齿清楚,身段清秀,表演沉稳,具有大家风范。最可贵的是,她一生低调,多年隐身同团名角身后,淡泊名利,甘当陪衬绿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