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物传 表演 扬剧唱词 老资料馆 扬剧论文 报刊专著 舞台艺术 导演 传承谱系 行话习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考 > 人物传 >

《扬剧名旦高秀英》第四章 改唱大开口

时间:2006-07-01 22:53来源: 作者: 点击: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扬州扬剧网 www.yangju.cn)


四 改唱大开口
    高秀英小夫妻俩在干娘家“孵了三个月的豆芽”,日子实在难熬。“三大头”那边似乎不再追究,总算熬过去了。这时,正赶上唱香火的“十岁红”,有个岳父叫戴荣庆的,想在虹口开爿戏园,取名“庆升”,正在邀角,于是,高玉卿高秀英和戴荣庆签了半年的合同。高玉卿的包很是每月五十块现大洋,高秀英也一下子从神仙世界的十四块加到每月三十六元。戴荣庆为了开张造点声势,还特地从扬州请来“苏北梅兰芳”张月娥唱主旦,徐道生唱青衣,谭小五子喝彩且、老旦,张小三子唱须生。高玉卿还是当家小生。高秀英虽然加了包银,可是她当时还只能唱二路,偶而在本戏的开锣部分,唱一回“头路活”,例如全部《红鬃烈马》里“彩楼配”一折的王宝钏。
    在谈起进“庆升”戏园时,一直有个问题在我脑子里转:高玉卿和高秀英在神仙世界的时候是唱小开口花鼓戏的,而“庆升”是个唱大开口的地方,他们是怎么被邀?又怎么能签合同的呢?
    高秀英向我解释说;“高玉卿从老徽班转到扬州戏的时候,他拜的师父姚干清,混名大萝卜,就是唱大开口的。而且大开口只是上下两句,唱句的结构简单得很,不是十字句就是七宇句,也不用丝弦,演员清唱一句,就打一次锣鼓,很容易学。我以前也没唱过,好在签了合同到正式登台还有个过程,我可以从高玉卿那里现学现卖!”
   “当时你们唱的都是有本子的戏还是幕表制?”我进一步提问。
   “连台本戏不可能都有固定的剧本和固定的台词,往往根据生意的好与坏,随时拉长和缩短!”
   “那总有人事先把要唱要演的内容大致告诉你们吧。”
   “有。大家都把干这个活的人叫‘排戏’,但与今天的导演不同,因为“排戏”还有编剧的一层意思在里面。除了‘排戏’还有一个叫“催场”的,他的职责就是怕演员不晓得什么地方上场,因为‘排戏’只管说每个人物每一段戏的内容,当然对人物的上下场也有所规定,但是全凭演员记忆,那会出现误场的,从而再设一位‘催场’,另外后台还有一位专管后台秩序的‘管事’。”
   “那么,你们在庆升戏园头一天打炮唱的是什么戏?”
   “因为庆升是个新创建的戏园,第一天开张按规矩不唱戏,要举行‘破台’典礼。”
   “什么叫‘破台’?”
   “相当于今天的剪彩。具体做法是供起祖师爷、天地君亲师和清音童子、鼓板郎君,然后放鞭炮,用猎头三牲设祭,杀活公鸡取血祭台,请吃破台酒,酒后跳加官,一直要闹到深夜。第二天正式演出,打炮戏为上下两本的全部《红鬃烈马》。”
  “在这出戏里,你演什么?”
   “我演开锣戏《彩楼配》里的王宝钏。”
   “王宝钏也算二路旦吗?”我不解地问。
   “虽然王宝钏是全剧的女主角,但过去唱本戏,很少是一个角色一个演员唱到底的,而是几个演员分段唱,这样可以多安排一些人,增加号召力,同时也可突出不同档次演员的身分和地位,因此,开锣的《彩楼配》往往派二路里演王宝钏。”
   “那时你们经常唱的都是些什么戏?”
   “都是连台本戏,例如《狸猫换太子》,要唱十几本,也就是要连续演十几天,每天一本。还有《龙凤帕》也要唱五至六本,如果生意好,就会越演越长,否则也可以缩短。连台本戏是有弹性的,反正全靠‘排戏’临时‘说条子’,演员到台上即兴创造。”
   “你除了演过《彩楼配》里的王宝钏,还演过什么?”
   “还演过《孟丽君》中的苏映雪、《龙凤帕》中的庞娘娘,等等。”
   “一次主要角色也没演过吗?”
    高秀英想了想说:“演过两次,一次是演《穆何寨》中的穆桂英……”
    没等她说完,我惊奇地打断她的话插问:“我们相识见十年,我还从不知道你会唱武戏呢!”
   “其实,那次演穆桂英,我也是现学现卖。过去在永乐社根本没来得及学武戏就解散了。到‘神仙世界’,唱的都是小开口花鼓戏,全是以小丑、小旦为主的生活小戏,不需要武打。而庆升戏园不同,是唱大开口香火戏的地方,演的全是整本大戏,所反映的题材也远远不是身边琐事,而是历史题材,宫廷的、公案的和直接描写战争的,如上面所举的《破洪州》中的穆桂英,就是写破阵打仗的。自己完全不会武戏,戏路就窄,就唱不上主角,拿不了大包银。所以,从进‘庆升’起,我就开始学武戏。”
   “你向谁学呢?”我问。
   “主要跟我丈夫高玉卿学。”
   “对啦,他在徽班呆过,是文武小生。不过,他怎么教呢?”
   “那时候学,不象现在戏剧学校教学生,有规划,有教材,讲顺序。我先学毯子功,后来又学靶子功。毯子功首先是练腰腿,每天早上一进舞台第一件事就是搁腿,然后下腰,再下来就是练跑‘圆场’,包括‘跑步’、‘卧鱼’等等。至于靶子功,我那时主要学‘蹚马’、‘走边’、‘云手’和大小快枪。”
   “跌扑方面的‘吊毛’、‘抢背’和各种‘跟头’也学吗?”
   “不,我刚才说过,当时学是为了应付演出,现学现卖,一没有规划,二不讲顺序,而是从戏的需要出发,急用先学。”
   “你那时每天要学多久?”
   “也不一定。因为那时演戏,不象现在一个戏两个多小时就行,最少要唱到午夜十二点;卸了装,还要说第二天的戏,回到家已经两三点。如果第二天没有我的主要戏,就可以睡到七八点钟去戏园练功,否则,就要提前去。经常来不及吃早饭,路上买两块烧饼,带进后台边搁腿边吃。高玉卿同我虽然是夫妻,可教起戏来,严格得很,我练一两遍不对还不要紧,但一到三遍不对,他不说也不骂,甩起来就是一枪,有时抡到耳朵,有时抡到身上。我那时才十六岁,对他还惧怕得很,既不敢回嘴,又不敢不练,只得眼泪滚滚的一遍一遍地往下练。每天不到中午不许收工,汗流浃背。有个阶段,我喉咙都练哑了!”
   “你学武戏一共学了多长时间?”
   “在‘庆升’就是那几个月。后来到了南京,我又正式拜京剧演员刘少舫,比较正规地学过一些时间。但那时,流动性大,只能断断续续地学,主要靠自己练。”
   “你除唱过穆桂英,还唱过那些武戏?”
   “还唱过《三请樊梨花》、《崔金花》和一些戏中的番邦公主等等。”
   “你是什么时候才不唱武戏的?”
   “是解放以后。一方面因为自己年纪大了,再说,自己的功底有限,不象后来的青年演员都经过正规训练。”
    在“庆升”那个阶段,高秀英除演过穆桂英一类刀马旦的主角戏,也还同高玉卿合演过青衣戏《断太后》中的李后。高玉卿反串小丑范仲华。为什么用当家小生反串小丑,主要是卖噱头。解放前这种现象很多,特别是到了年底封箱,总是由全体演员反串,生唱旦,旦唱生……以招徕观众。当然也是为了给高秀英增加知名度。”
    由于高秀英的戏不断由轻到重,自然她在庆升戏园的地位也逐步提高,包银收入日益增加,如果单用于吃、住,那是绰绰有余的了。可是,在旧社会唱戏不象现在,演员的服装要由自己装备,一个演员的“行头”多不多,好不好,意味着演员的身价地位,直接与包银挂钩。由于高秀英逐渐多唱主要角色,她就须经常添办行头。当然买成堂的衣箱,她还不具备那么雄厚的财力,何况高玉卿也要置办,相比之下,高秀英只能退居第二。所以她添的东西都是零零碎碎的,而且很少到行头店里去买,大都自己买料,买些比较便宜的丝绸、毛葛,请裁缝到家里来做。凡是需要绣花的地方,就用花边替代。扮演穆桂英,按理该扎大靠,差点时也要穿软靠,可是,当时的高秀英只穿了一套靶衣裤,已经美滋滋的了。
    同时为了争取多唱多演。从班主、排戏、到后台管事,处处都须孝敬;社会上的交际应酬也是不能少的。她虽然多赚了几个钱,但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一铺排,也就没有多少了,而且,一连串意想不到的事,又接二连三地发生!
    第一件不幸的事,是高秀英在“庆升”唱到第八个月时,有个唱须生的筱月华,据说是勾引了一个包打听的老婆,被丈夫发现了,于是,那天夜戏才下,观众还没走完,就听“砰”的一声,一颗子弹从台下射向筱月华头部,筱当场毙命。一时间,前台后台、台上台下一片混乱。第二天庆升戏园就被迫关了门。除了筱月华的家属跑来找戏园老板戴荣庆哭闹外,更主要的是广大观众心有余悸,不敢到戏园来看戏了。于是,戏园里大家连夜商讨,结果一致同意临时组成共和班,将全部人马拉到虹口区天潼路鼎新舞台去唱。
    开始几天,营业还好,但不久就不行了,每天只有一两百人看戏,拆帐下来,连饭份都开不出。于是,再迁到狄斯威路小菜场楼上去唱,但生意仍然上不去。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高秀英、高玉卿夫妇经济正在措据的当儿,高玉卿的干娘又因病突然去世,本来高玉卿这个干娘还经常在高玉卿夫妇身上贴几文,现在不但不行,还要为干娘的丧事尽点孝道,没办法只得向人家借高利贷。
    无巧不巧,干娘的丧事刚刚办完,高秀英又要临盆。为了照顾高秀英,高玉卿又把扬州的老父亲接到上海。他们的家也从干娘处搬出,在天潼路一个弄堂里租了一个亭子间居住。
    不久,第一个女儿降生了,取名小红。岁月蹉跎,现在小红已经六十岁了!
    高秀英向我述及这段生活时,特别感慨。她说:“那段时间,高玉卿跑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当铺。凡是能当的东西都拿去当,最后连女儿脖子上系的银项圈,也没有留下!”
   “那你们过这种日子有多久呢?”我问。
   “一直延续到春节。那年月逢年过节,剧场营业总是好的,每人都要拿双工资。我们夫妻俩就是四个工,算下来一天要赚十几元。”
   “那你们一个月不要赚三四百元?”
   “不能这样算,只是初一到初五拿四个工,一过初六又不行了!若说转运。那是从一九三一年我十八岁开始的!”


(责任编辑:汤玉祥)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