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人物传 表演 扬剧唱词 老资料馆 扬剧论文 报刊专著 舞台艺术 导演 传承谱系 行话习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考 > 音乐 >

扬剧“金派”唱腔的六大特点

时间:2011-05-16 20:35来源:扬州扬剧网 作者:何森 点击: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扬州扬剧网 www.yangju.cn)


     金派唱腔特点之一是音域不宽:   

      有些人评价唱功,误以为唱得越响越好,高音是越高越好,音域是越宽越好。金派唱腔不是以高、响、宽著称,恰恰相反,金派唱腔是既不高也不响,更不宽。她通常的唱腔音域仅为八-九度,比如金派代表性唱腔“梳妆台”,原传统曲调音域是十三度,而 “金派梳妆台”仅为八度。演唱其他曲牌如“补缸”等,有的甚至只有四-五度。相比之下音域比较宽的是“鲜花调” ,“鲜花调”是清曲艺人钟佩贤所创,著名清曲演唱家王万清学唱时音域为十二度,钟佩贤的传人陈淦卿演唱达到十三度,而金运贵演唱则只有十度。高音也就唱到小字组的D, 这个音域跨度和音高高度是人们发声最自然的音区。加之她善于用气,发音结实饱满,刚柔相兼,听她演唱就感到特别轻松,亲切而自然,没有紧张的嗓音牵扯和声嘶力竭的感觉。比如《珍珠塔.方卿羞姑》的[道情]“小道童上前来搭一躬”,那就是一种平铺直叙、娓娓道来、讲故事的风格,表现出剧中人淳朴厚道的人物性格,听了这段唱腔心里有一种踏实、恬静的感觉。 
  
        金派唱腔特点之二是巧用休止和顿逗: 

  归纳为五个特别多,一是休止特别多,二是后半拍开口特别多,三是断音特别多,四是同音反复特别多,五是装饰音特别多。这几个特别多,如果处理不好,很容易造成乐曲支离破碎,结结巴巴磕磕绊绊。而金运贵的唱腔不管音乐上是一个个音符断断续续,唱词上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唱腔始终处于跳动颠簸状态,旋律时断时连,你仍然感到演唱是一气呵成,是声断气不断、腔断情不断,非常轻巧玲珑、潇洒自如、显得气质非凡。
  
    金派唱腔特点之三是善用“堆字”:   

       堆字艺术在不少剧种中都有,也称为“穿字”,就是在规定的板式中,突破原来唱词字数的限制,唱出更多的词。金运贵继承了前人的艺术手法后又有所发展,并且创新了多种堆字唱法,使堆字唱法不局限于“梳妆台”曲牌,在“数板”“滚板”“补缸”“哭小郎”“探亲”“鲜花”等曲调中都有运用。传统的[梳妆台]唱腔为三眼板四句头结构,犹如文学中的起承转合,前三句各四拍,结尾句为五拍,共十七拍,填写七字或十字的唱词,四句头共唱出28个字或者40个字。扬剧的这种结构在三、四十年代已成为一种固定模式,所有唱扬剧的都遵循这个规律。在这样的背景下,金运贵立志改革创新,可想而知开始要顶着多大的压力。至五十年代发展到高峰的[金派梳妆台]可一句唱出三十多字,且咬字喷口好,力度强,字字清楚,有一泻千里的磅礴之势,听来酣畅淋漓十分过瘾。比如《二度梅.只见他全家人》,也是金运贵的经典唱腔之一,在第二句和第八句中均堆唱了32字,四句头竟堆唱了近90个字,既多且巧,松紧得当,听起来没有一点多余累赘感觉。 


      金派唱腔的特点之四是曲调的旋律线呈小波浪型或平行型:   

    金派唱腔很难得有大起大落的跌宕式的起伏,一般在四、五个音符中来回转,甚至在三个音符中转,更有了不起的是常用同音反复。从事作曲工作的人都深知越是音符用得少,旋律线起伏小,要将曲子表现出生动的效果,难度就越大,因为这样曲调平而不容易有激情。而金派唱腔就敢于冒这个风险,只在几个音中转,转的游刃有余,没有一点点平的感觉,把剧中人物的感情演绎得非常得体而又充分到位,这种少见的艺术处理手法让观众接受并喜爱,享有“活方卿”“扬剧梅兰芳”等美誉。

  
      金派唱腔的特点之五是用装饰音改变韵味:   

     装饰音的运用,与她咬字的功夫分不开,加了装饰音,字的韵就出来了。金运贵青少年时期学过京剧、唱过宁波滩簧,从艺过程中求学劲头很强,虚心向各剧种学习,戏剧基本功比较扎实,所以她对唱词的韵脚掌握很好,偶尔带一点点湖广音,也就是说,金派唱腔是以扬州语音为基础,但有时兼用了京调和湖广音的调值,这个调值就是利用装饰音来得以实现的,使唱腔听来又是一番味道,很是新鲜入耳。    
 
     金派唱腔特点之六是不滥用曲牌:   

    而同一个曲牌用在不同的剧目中来表现不同的角色时,唱腔又不雷同。首先在选用曲牌上,扬剧有包括清曲、花鼓戏、小调,香火戏达百余支曲牌,金派唱腔只选取了其中的一二十支曲牌加以改革创新。正因为选取的曲牌较集中,产生了耳熟能详的效果,给观众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其次是同样的曲牌有不同的表现方法。比如[梳妆台],这是扬剧用得最多的大锅菜曲牌,一般叙事、抒情都可使用,按曲式结构往里填词。金运贵在唱[梳妆台]时决不生搬硬套,而是讲究曲随意来、腔随情走,用在塑造不同的角色时,表现不同的感情时,唱腔是截然不同的。有时表现在速度上,有快慢之分。比如《梁祝》中的“十八相送”一折和“山伯临终”一折,同样是[梳妆台],前曲听来是欢快流畅,后曲则是气息奄奄。有时表现在节奏上,休止和顿逗有多少之分。有时表现在演唱音量上,有强弱之分。还有时表现在装饰音和同音反复的运用上,有用与不用之分。


    综上所述,金运贵通过精选曲牌、缩小音域、增加堆字、巧用休止、少用大跳、声情并茂等一系列艺术手法,最终创作出行腔装饰细致、堆字接踵而来,善用休止顿逗、咬字喷口有力、旋律时断时连、用情紧随戏走、唱腔韵味浓郁、明显与众不同的扬剧唱腔,受到专家和广大观众的高度赞誉,被公认为扬剧一代宗师!


 
【登陆yangju.cn聚集年轻扬剧迷 评点精品扬州戏】本文摘自: 扬剧论坛(http://bbs.yangju.cn) 详细出处请参考:http://bbs.yangju.cn/thread-9776-1-1.html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