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扬剧欣赏 > 精彩剧目 > 《双玉蝉2诉蝉》苏春芳 许爱茹 葛瑞莲 刘炼 石玉芳 - 电台版
演唱人员:苏春芳 许爱茹 葛瑞莲 刘炼 石玉芳 试听次数: 扬剧下载: 点击这里鼠标右键(目标另存为) 发布时间:2011-09-16 发 布 者:颜岭 音乐来源:扬州扬剧网 (仅作学习交流,禁止用于商业用途) 提供资料: 欢迎提供资料、音乐共享扬剧网,请联系本站
超好听
(44)
91.7%
不喜欢
(4)
8.3%

如果本曲没唱词或唱词错误,点击这里提供(修改)本曲唱词

阳光 提供唱词

 

小梦霞(唱)【大陆板

放学回家把路行

我在书馆苦用心

先生器重同窗敬

赞我聪明又斯文

心里高兴脚步轻

回家告诉姐姐听

三叔(唱)【武城调】

年年春景容易过

堪叹人生能几何

为人少吃无穿不算苦

只怕心神受折磨

我有家好比无家样

有妻赛过做鳏夫

所以我每日酒一壶

笑里带哭把日子过

三叔(白):常言道只有山上千年树,哪有世上百岁人,为人在世落得个高兴,高兴噢

小梦霞(白):三叔,你怎么酒又吃醉了

三叔(白):这叫一醉解千愁,万事丢脑后

小梦霞(白):三叔你自己书本上讲,万般皆下贫,唯有读书高

三叔(白):错了.错了.错了.应当是万般皆是空,唯有这喝酒好

小梦霞(白):三叔像你这样一天到晚吃醉酒有什么味道呢

三叔(白):不知树上好,怎知梦儿牵,三叔我今天请客,陪你再去痛饮三杯

小梦霞(白):我不去,若是我姐姐哓得,责怪我的

三叔(白):谁是你姐姐呀

小梦霞(白):那当然是家里的姐姐了

三叔(白):你讲的是芳儿

小梦霞(白):是

三叔(白):哈.哈.哈

小梦霞(白):是姐姐嘛,这有什么好笑的

三叔(白):明明是你自己的妻子,偏偏要叫她姐姐

小梦霞(白):妻子,什么妻子啊

三叔(白):哈.哈.哈

小梦霞(白):三叔你究竟笑些什么

三叔(白):我来问你,你姓什么

小梦霞(白):我姓沈

三叔(白):你姐姐呢

小梦霞(白):姓谢
三叔(白):同胞手足唯有两姓,你在哪本书上读到的

小梦霞(白):这

三叔(白):哈.哈姐姐.好一个姐姐.好一个姐姐哟.哈

小梦霞(白):妻子,老婆,老婆,妻子我不要,我不要

谢芳儿(唱):【川心】

日落西山近黄昏

不见梦霞转回程

往日早归勤攻读

今日里他迟迟不归我心不安

小梦霞(唱)【滚板】

半信半疑回家门

从头至尾去盘问

为什么三叔说她是我妻

为什么事先一点不知情

谢芳儿(白):梦霞.梦霞.这么这时才回来,快吃晚饭吧

小梦霞(白):我不吃

谢芳儿(白):莫非是身体不舒服

小梦霞(白):没有

谢芳儿(白):可是受了先生的责打

小梦霞(白):也没有

谢芳儿(白):哪是同窗欺负

小梦霞(白):没有 没有 没有

谢芳儿(白):既不是先生责打,又不是同窗欺负为何今日回得家来如此不乐,连晚饭都不吃呢

小梦霞(白):姐姐我问你,你究竟是我什么人

谢芳儿(白):你为什么无缘无故问出这句话来

小梦霞(白):有人讲你不是我姐姐,是我 是我是我妻子

谢芳儿(白):是谁讲的

小梦霞(白):是隔壁三叔

谢芳儿(白):三叔

小梦霞(白):姐姐你到底是我什么人,难道你真的是我.....

谢芳儿(白):我.......

弟弟我是你的亲姐姐

小梦霞(白):我不信,你既然是我的亲姐姐 你为何姓谢 我姓沈呢

谢芳儿(白):这

小梦霞(白):为什么我刚刚问你 你又不出声呢

小梦霞(唱):【滚板】

你吞吞吐吐讲不出

一定不是我亲姐姐

年纪轻轻有老婆

人家要笑我老脸皮

何况你年大我年小

如何可以配夫妻

我不要我不要

我只要姐姐不要妻

谢芳儿(白):梦霞 弟弟

谢芳儿(唱):【散板】

这真是晴天霹雳天地震

弟弟他竟然撇我在半途中

思前情想往后

顿时我千头万绪涌心胸

【哭小郎】非是我灵前将你怨

都怪你当初太懵懂

定下这门老少亲

害女儿一身茫茫灾难重

我的爹爹呀

汉调】八年来白日含泪喂粥饭

夜间孤灯鞋袜缝

六月里驱蚊散热他先睡

寒冬腊月敲冰洗衣十指痛

我总望飘过大海见岸边

又谁知孤舟偏遇顶头风

到如今纵然从弟弟不愿

若要退亲路不通

族长逼弟弟推

叫我何去又何从

爹爹呀

三婶(白):你一定要走

三叔(白):一定要走

三婶(白):夫啊 你无论如何不能走啊

谢芳儿(白):三叔,你刚刚回来怎么又要走呢

三叔(白):你去问她

谢芳儿(白):三婶这是为何

三婶(白):芳儿,今日仍是我母亡故百日之期待,我苦苦哀求,请他与我一同前走祭奠,你不但不愿反而打起包袱就走

谢芳儿(白):三叔,就随三婶走一次吧

三叔(白):芳儿,你哪里知道啊

三叔(唱):【梳妆台

蝶儿恋其闻其香

人爱窈窕为年轻

可是她年近过半百皮包骨

黄脸白发添皱纹

淌若一旦在路上走

比我亲娘还要老三分

她不怕丢丑走得出

我却无脸抬头见众人

三婶(白):我不是早以说过,你不与同行,那么你在前面走,我再后面跟着,想不到,你这样难得的一次,你都不肯答应

三叔(白):难得一次 哼

三叔(唱):【滚板】

难道我被人嘲笑还不够

难道我一生遗憾还不深

难道你还要我出我丑

难道你还要刺我的心

难道是老而不死多作怪

不知羞耻的下贱人

三叔(白):老实告诉你,今日是我最后一次回来,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我要以天为家,以地为家,今生今世永不回来

三婶(白)芳儿    谢芳儿(白):三婶

三婶(唱):【梳妆台】

方才情形你看得清

叫我日后怎活命

活受罪不如早日死

我情愿一根麻绳了残生

谢芳儿(唱):

三婶

这真是毛竹扁担节连节

薄命偏遇同命人

看到三婶想自身

使我芳儿更寒心

谢芳儿(白):想法你明日一早把族长太公请来

三婶(白):这是为何

谢芳儿(白):你不必多问,明日你自会知晓

三婶(白):既然如此,我去相请

谢芳儿(白):多谢三婶

谢芳儿(唱):

太公呀,【梳妆台】

自从爹爹赴阴曹

多蒙处处来照料

结草之心无以报

一杯水酒心意表

这些本是份内事

我本想好好再照料

可是今日像一堵厚墙我自造

被梦霞一脚全踢倒

【滚板】梦霞他昨晚回家转

突然姐姐不叫妻子叫

说我不该将他骗

还说小小年纪妻不要

自古道树靠根妻靠夫

万望太公主公道


谢芳儿(唱):【新数板】

委屈求全事难成

姑息徒然养祸根

我好比柳树枝头做鸟窝

风吹雨打难安分

谢族长(唱):【数板】

条条大路是人生

你何必想得太过分

乌云遮日不久长

雪山梅花总是春

梦霞他如今年幼不懂事

日后长大定会有情份

你是竹杆挑水后稍长

享福的日子在后半身

谢芳儿(唱):【新数板】

强捉雏燕窝难做

求来之雨难育阴

非是芳儿心固执

恳求太公来英明

谢族长(唱):【数板】

依你之见怎么办

不妨你从实讲讲明

谢芳儿(唱):【滚板】

常言道扫雪填劲徒费力

捞糠搓绳忘费心

与其日后受磨折

倒不如今日下决心

坐家姑娘世上多

我愿与他毛竹扁担两处分

谢族长(唱):

我当你今日办酒求归正

谁知你雪菜卷叶不死心

你说出这种忤逆话

目中哪有年老人

谢芳儿(唱):

实在我是不甘黄莲怕尝口

千丈冰窑怕跌进

倘若我忍气吞声在今日

将来是茫茫苦海走不尽

谢族长(唱):

百年大道自成河

千年的族规如皇命

哪怕你树高有万长

风吹叶落总归根

嫁夫随夫从古说

岂容你心辕意马邪念生

谢芳儿(唱):

黄河尚有澄清日

难道我一生就算定

你不惜我终身火坑进

我也难守你嘱咐字千斤

三婶(唱):【梳妆台】

芳儿她一时失礼得罪你

总念她父母双亡年纪轻

可是她所讲之话句句真

难怪她今日要寒心

我是过来之人深知苦

一时怎能说得清

自古道长辈总把小辈亲

望太公高抬贵手能答应

三婶(唱):

公公啊【探亲】

回想当初十九岁

家贫嫁到谢家门

十九岁的姑娘配三岁郎

像一根牛绳穿我心

当天逃回到娘家去

是你派人将我抢回门

丈夫无知公婆凶

我眼泪湿透绣花枕

【联弹】好不容易把他抚养大

谁知他当我命苦不是人

一年三百六十日

难得几天回家门

白天当我一把锁

夜晚当盏菜油灯

夫妻情份似冰霜

相见犹如陌生人

你也讲竹杆挑水后梢长

享福定在后半身

十九年的折磨苦受尽

都是你族长来造成

今日你又要将芳儿逼

【探亲】我岂肯眼看她从走老路苦一身


谢芳儿(唱):【滚板】

我决不走三婶这条过来路

情愿一死免受折磨

 

【鲜花】

一声姐姐叫得惨

欲想自尽心不忍

长江东流难西流

莫非我芳儿苦命是天生

但愿得梦霞不像三叔样

我就熬过严寒等来春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