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扬剧欣赏 > 精彩剧目 > 《县长与老板》2009-11-12大剧院-省舞台精品工程版
演唱人员:李政成 张卓南 葛瑞莲 赵紫君 李路 王瑞如 陈俊 试听次数: 扬剧下载: 点击这里鼠标右键(目标另存为) 发布时间:2009-11-18 发 布 者:弘扬 音乐来源:扬州扬剧网 (仅作学习交流,禁止用于商业用途) 提供资料: 欢迎提供资料、音乐共享扬剧网,请联系本站
超好听
(159)
95.2%
不喜欢
(8)
4.8%

如果本曲没唱词或唱词错误,点击这里提供(修改)本曲唱词

录音:吴挺   感谢扬州市扬剧团提供本剧目全场音频

 


 扬州市扬剧团演出
  大型现代扬剧
  县长与老板
 总策划:  陆苏华
 策 划:周启云  祁淑惠
 艺术总监: 杨文昭
 统 筹: 陈 俊  张卓南
  熊传奇   陈晓明
 编 剧: 周志华
 改 编: 扬州市扬剧团
 徐 新 华
 导 演: 王友理
 作 曲: 冯成杰 赵震方
 舞美设计: 边雯彤
灯光设计: 张学伟 常辉柱
 服装造型设计: 徐霞英
 副导演:  王 海

  演   员   表
 余启礼:  李政成
 林天成:  张卓南
 云  飞:  葛瑞莲
 余  芳:  赵紫君
 丁  朋:  李  路
 马大侠:  王瑞如
 王老板:  陈  俊
 庄  翼:  常  群
 其  他:  本团演员

 职   员   表 
 司 鼓:   王兆奇
 主 胡:   张世新
 二 胡: 王 冰 方逸湘
    徐晓丽  佘 俊
 中 胡: 穆迎旺 孔志峰    
 琵 琶:   胡金凤
 扬 琴:   徐红霞
 中 阮:  朱运怡
长笛 竹笛: 居家芝 韦扬
 笙:    居莉萍
 单簧管:  王鹭声
 大提琴:  陈清 符如春
 低音提琴:  孔令峰
 合成器:   居法刚
 打击乐: 蔡海忠
   李 军  周国平
 音 响:  周正秋  吴挺
 灯光:  陈泽民  
   王 权   汤玉祥
 舞美制作 装置:
 蒋德新  侯如祥  陈友章
 吕奇杰  朱承权  顾传福
 道 具:   许 闯
 服 装:  卞丽霞  林 昕
 化 妆: 沈 萍  胡 芸
 字 幕:  郑其妹
 剧务 舞台监督:  
  顾道军   周 斌
                                    
 大家辛苦了
 林总辛苦
 同志们 新来的余县长
 来我们天成集团视察
这是我们天成集团的荣幸
 所 以
今天的欢迎仪式非常重要
大家要引起高度重视
 云主任你看
是是 领导讲话要拼命鼓掌
 领导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是
 林总
 林总 余县长来了

 欢迎欢迎 热烈欢迎
 丁主任
不是说好不通知媒体吗
 余县长不要见怪
新闻界的朋友是我请来的
 余县长 我来介绍一下
 这是我们天成集团的
 办公室主任云飞
 云主任
这就是我们新来的余县长
 云小姐 你好
 哎呀 真没有想到
 余县长一点架子都没有
更没有想到余县长这么年轻
这么帅气 不像县长像明星
 哪里哪里 云小姐你过奖
 我们余县长刚上任
 方方面面忙得不可开交
还念念不忘要来天成集团
 这可是余县长视察的
 第一家民营企业
余县长百忙之中抽空光临
 十分难得
让我们用最最热烈的掌声
 表示最最热烈的欢迎
 和最最衷心地感谢
 欢迎 热烈欢迎
 大家好
 领导好
 大家辛苦了
 领导更辛苦
 你看都让大家晒黑了
 领导更黑
 这是什么话
 我吩咐大家领导问什么
 就回答什么
我也没想到余县长会问黑嘛
 各位新闻界的朋友们
 这段一定要剪掉
 黑怕什么
 包公还是黑脸呢
 只要我们心不黑就行
 余县长真幽默
 我们余县长不光幽默
 还平易近人
 是的 是的
 要不然 我们就死定了
 大家工作去吧
 我随便看看
 记者小姐 先生们
 你们也请便吧
 余县长发话了
 大家继续上班吧
  是

 天成集团名声响
 名不虚传实力强
 多亏开放政策好
 才有今天好风光
 果蔬加工产销旺
 绿色食品有市场
 政府扶持腰杆壮
 正想做大再做强
 期待再现新气象
 还望鼎力来相帮
 有何打算请直讲
 天成集团要扩张
 新上先进生产线
 当务之急需厂房
 若能并购机械厂
 一举两得把愿偿
 难得心往一处想
 一拍即合好相商
 太好了 太好了
县长与老板想到一起去了
 凭你们两个人
 再大的困难也能搞定
 再复杂的情况也能摆平
 余县长
《并购县机械厂的报告》
 想必你已经看过了
 我们林总说有很多的地方
 还不够完善
 指示我又重新拟了一份
 请县长审批
 好啊 原来你早有准备
 不会是什么陷阱吧
 不是陷阱是馅饼
余县长 我特别会写错别字
你可要替我改改错别字哦
 我改错别字
那我不是成了扫盲班老师了
 回去再看
不要当众出人家女孩子丑嘛
 走 找县长

马大侠 你又胡闹什么
什么胡闹 我是来找老子的
 找老子
 县长是百姓的父母官
 不是老子是什么
 我没得饭吃
不找老子还找儿子呢呀
 就是
这位大姐 我就是余启礼
 余县长
 请问你是
我是机械厂工人马洪侠
 大家称我马大侠 县长

 工厂倒闭陷困境
 资不抵债急煞人
 工人们整天无人问
 就像大雁离了群
 听说工厂要被并
 好比釜底抽了薪
 递上工人联名信
望县长弱势群体放在心
 县 长
望县长弱势群体放在心
 余县长才来
 等县长了解情况再说
 你们先回去吧
 不行 不回去
 余县长 具体情况
 我们已在并购报告书里
 写得很清楚
 你看了以后再说
 不行
余县长今天不给我们答复
 我们不回去
 县长不问我们
 我们找市长
市长不问我们 我们找省长
 对 我们找省长
 你们胡闹什么
你们看看 你们什么形象
 出 去
你看你 有饭吃有工资拿
 你当然快活
 下岗职工 素质太差
 放你娘的臭屁
 我们素质差
你妈妈老子素质才差呢
 有本事你们去再就业
你以为我们愿意吃低保
 
 工人兄弟姐妹们
大家静一静 听我说几句
 请相信县委县政府
 相信我们企业家的
 觉悟和境界
在并购机械厂的问题上
 我们一定会
 考虑到大家的利益
你这样的话我们听得太多了
 就是没有人
 给我们解决实际问题
 今天你说的话可算数
 我的父亲生前也是工人
我的姐姐现在还在机械厂
我以一个工人儿子的身份
 向大家承诺
 十天之内给你们答复
 请相信我一定会
 合理公平地解决问题
 这下好了
 他姐姐也在机械厂
 他就是不问我们
 也要问他姐姐呀
 你晓得他说得真话假话
 启礼 启礼
 马大姐
 余芳
 姐姐 你怎么
 余县长
这是我们新招聘的公关部长
 公关部长
 还不是攻你的关
启礼 这件事情多亏你呀
 余县长
 你可真会考虑工人利益
 工厂还未兼并
姐姐就当上了公关部长
 告诉你大县长
十天之内得不到满意答复
 我们就到你家吃饭
 对 到你家吃饭
 
 联名信密麻麻鲜红手印
 似看见一双双期盼眼睛
 机械厂多年来陷入困境
 历届政府想尽办法
 眼见得回天无力日益沉
 工人们情绪激动难稳定
 林天成欲甩包袱用尽心
 原打算巧借视察探路径
没料想他先行一步门槛精
 竟将余芳来招聘
 启礼顿成被动人
 银行卡
 好一个不是陷阱是馅饼
 林天成双管齐下煞费心
 机械厂与天成
 企业家与工人
 手心手背都是肉
 亏谁损谁都心疼
 要想谈判顺利两全其美
 天成集团机械工人
 双方利益都保证
我还须处处提防 处处小心
 步步谨慎 步步留神
 几分狡诈 几分真诚
 几分智慧 几分良心
 余启礼走得端来行得稳
 岂能是谁说摆平就摆平
 
 喂 是姐姐呀
 我在办公室
等一会你到我这里来一下
我有事情找你 好 再见
 请进
 余县长 省里召开
非公有制企业发展座谈会
指定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参加
 好 你通知徐县长去吧
 各县还要推荐一名
 非公有制企业代表与会
 省政府办公厅意向
 是叫林天成参加
 省政府办公厅还有意向
刘副省长在安康当过县长
 天成集团
 就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
林天成对刘副省长感恩戴德
 常去拜访汇报
 关系非同一般哪
 没有想到 林天成
 他还有这个背景哪
那你觉得他去合适不合适呢
按说林天成去是比较合适
 可他心也太黑了
 又想机械厂那块面积大
位置好交通方便的风水宝地
 又不肯安置机械厂的工人
 哪有这么好的事 再说他
 怎么不说了
 可话又说回头
 民营企业也真不容易
人家赚的那点钱都是血汗钱
 叫人家平白无故地
负担一百个有家有小的工人
 也确实有顾忌有困难
余县长 我说错什么话了
 丁主任
你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是不是突然想到
 我姐姐余芳了
 余县长你真神了
 不过 你说的都对
 林天成他不仅
 是靠本事赚钱不容易
 而且他和他的企业
 对本地的经济发展
 贡献也是相当大呀
 余县长你说的太对了
 你看的就是比我们高
 这一点
 林天成心里比我还清楚
 他还知道
 政府一直头疼
 机械厂这个烂摊子
 他认为提出并购机械厂
 是为政府在卸担子
 所以他这个老板
 就比我这个县长还牛
 嘴上说买
可心里恨不得一分钱都不花
 出资八百万
 光那块地就价值两千万
 余县长
 上午我还以为你
 毫不知情全无防备
 想不到
 你对情况了解得这么透彻
 不过 省里的座谈会
 还是通知他去吧
 不管他什么背景
 我们公事公办
 该他得到的就让他得到
 你干脆请林天成
 到我这里来一下
 我正好有事找他
 好 我去通知

 喂 王老板
 我是余启礼啊
 哪里哪里
我哪敢忘了你这位老朋友啊
 我刚到安康上任十几天
 一切才刚刚理出个头绪
 这不就想到你了
 你过去总是跟我讲
 要回安康老家看看
 我现在就热忱邀请你
 什么 你正有这个打算
 哪天到 就这两天
 好 等你到了跟我联系
我一定热情接待你 再见

 嘻嘻哈哈 借机发嗲
 撒娇扮嫩 俏笑如花
 亦庄亦谐 嬉笑怒骂
 能言善辩 真真假假
自古是石榴裙儿赛兵马
 金钱使神仙把车拉
 不 管 他
 地位显赫权威有多大
 任 凭 他
堡垒坚固无隙可乘璧无瑕
 官场商场都一样
 无数英雄败于它
林天成熟黯此道双管齐下
他要我察言观色 见机行事
  顺藤去摘瓜

 余县长 你好啊
 怎么是你
 怎么
我不够资格拜见大县长啊
不是不是 云小姐你误会了
 我是说你们林老板呢
 就是我们林总派我来的
 不是丁主任通知他
 明天去省城开会吗
 他生怕辜负县长信任
 正在公司准备呢
 叫我有什么事回去
 向他认真详细汇报
 今天天气真热
 余县长 你不是怕热
 是怕绯闻吧
 被你说对了
 云小姐你太有魅力
你这样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
 我怕我意志不坚定
 一不小心被你搞定摆平
 余县长你拿我开心呢
听说县长太太是个大美女
 你哪里能看得上我们
 不过县长这么说
 我还是很开心
 我听说
云小姐原先也是名牌大学的
 高材生啊
 余县长 你是想夸我
 还是想骂我
不不不 云小姐你多疑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
 是这个意思也没有关系
县长能这么说是看得起我
 大县长可以指点江山
 潮头弄潮不食人间烟火
 而我们这些俗人
 只能随波逐流
目光短浅捧好眼前的饭碗
 这饭碗可比天大
 就是我这个县长
 也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
 千万不能不小心
 砸了自己的饭碗
 县长你开玩笑了
县长捧的是铁饭碗 金饭碗
 噢 我刚刚帮你
改完并购报告上的错别字
 你想不想知道是哪个字
 错别字改好啦
 余县长雷厉风行的作风
 真让人感佩啊
你把我的名字写错了一个字
 我叫余启礼
 不叫余收礼
 记住 下不为例哦
 哎呀一般都是笑纳了
 然后才说下不为例
 你就把我当不一般吧
 你还来真的呀 余县长
 你可把我害死了
我跟我们林总已经夸了海口
 说这一件事我一定能搞定
 还要摆平
 搞定摆平以后
 再让工人们多喊几次
 领导更黑
 余县长
人家在跟你说正事
  余县长 
 
 你当个县长多不易
 日夜操劳费心机
 从不想到为自己
 这样的好官太稀奇
 那就帮忙拿回去
 不要让我添心思
 成全我好官做到底
 莫教中途穿罪衣
 报告签字多辛苦
 付费也是应该的
 不过一点见面礼
 只管收下莫拘泥
 可惜启礼没福气
 天生胆小没药医
 辜负美女美心意
 你言归正传说正题
 那我就直说了
 说正题并购等于拾破烂
 除林总谁人愿做这交易
 这交易看似吃亏大有利
 林总他岂能错过这商机
 这商机靠你如何秤利弊
 秤利弊两全其美大前提
 大前提总有小差异
 小差异能出大问题
 大问题不知何定义
 何定义你我心内知
 何 定 义
 心 内 知
 谬 千 里
 因 毫 厘
 无 余 地
 心 不 欺
 县长何必抠死理
 你忘了
余芳是林总解决的大问题
 余芳她从不懂交际
 占此岗位不适宜
 要想我顺利来签字
 先请林总辞退余芳
 一视同仁理顺关系
 避免工人多猜疑
 余县长    

 余芳
 姐姐
 你刚才说什么
 你请林总辞退我 为什么
 姐姐 你听我解释
 我以为
我总算是沾到弟弟的光了
 有了个当县长的弟弟
 我可以提前上岗了
 哪知道日理万机的县长
召见我这个下岗再就业工人
 是为了自己的形象
 自己的政绩
 要敲掉我这个
 下岗工人的饭碗
 姐姐 请原谅
 为什么
姐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
 余大姐
 姐姐     
      
 交际场中魅力展
 酒席宴上常周旋
 逢场作戏靠善变
 虚与委蛇无真言
 潇潇洒洒人称羡
 快快活活似神仙
却为何今天心里有惦念
 七上八下难安然
 他幽默之中坦诚现
 亲和之中见威严
 钱财美色心不动
 姐弟亲情放一边
 这样的男人太少见
 这样的为官太清廉
 是失落 是犯贱
 云飞居然有挂牵
 人生苦短快似箭
 何必较真烦恼添
 管他县长与老板
 管他为权还为钱
 云飞何必去分辨
但求得抓住眼前平平安安
 轻松过好每一天

 喂 林总啊
 你在去省城开会的路上
 情况 别提了
 两张牌都出错了
 不 是三张
连我这一张牌也出了
 可人家卡退了
 姐姐辞了
 对我丝毫不感兴趣 
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人
看上去笑眯眯的好说话
实际上软硬不吃 油盐不进
 看来
 这第二个回合
 只有你亲自出马了
 什么
 你不出马也能把他搞定
 什么办法
 林总这样是不是太狠了
什么 你说我被他拿下了
 怎么可能
 林总 我是替你着想
 这样会把事情弄大
 好 我服从 拜拜

 喂 红星收购点吗
 我云飞 林总有指示   
秦湖收购站吗 我云飞
大洋湾收购站吗 我云飞
白驹收购站吗 我云飞
林总有指示 林总有指示

 孤身至机械厂视察一阵
 不由得余启礼阵阵心疼
 机器生锈人困顿
 工厂四周杂草生
 宿舍区一看更不忍
 十家就有九家贫
 饭桌上一片凄凉景
 菜盘里难得见荤腥
 我一县之长有责任
 心潮起伏浪翻腾
 空调房 轿车乘
 哪知民众苦与辛
 随身带着联名信
 如同炉火烤我心
 并购报告纸三层
却好似心头巨石重千斤
 我怎样协调这矛盾
 该如何说服林天成
       
  擦 鞋 了

 江中破船抛了锚
 晚期癌症难开刀
 亏损的厂子如山倒
 逃跑的厂长肥腰包
 一心盼望早改制
 盼来盼去竟被抛
 本想出头去上告
 哪知大侠也装孬
 谁叫咱有老又有小
 暂且擦鞋日子熬
 欢迎下次光临
 保证服务周到
找你的零钱 不要了
 谢谢 谢谢啊
 好心有好报
 肚子饿得咕咕叫
赶紧回家把肚子填饱
 好 回家 走    

 哎 老板擦皮鞋
咦 这个人怎么这么面熟
 你不是马
他不是那个新来的县长
 县长 不可能
县长 他怎么会一个人来呢
 他要是来了
 后面会跟着记者摄像
 厂子里面跑一圈
 什么都不做
 回去到电视上放放
 哄哄老百姓
 说是县长关心工人疾苦
 就是
 新县长才来了十几天
你们对他就有这么大意见
 就是那个新来的县长
 最不是个东西

 未曾开口气难忍
 把混帐县长骂一声
 我骂他工人疾苦他不问
 我骂他工人呼声他不闻
 我骂他屁股歪向大老板
 我骂他卖厂全不顾工人
 买通老板互帮衬
 姐姐上岗拿高薪
 百名工人联名信
 只当废纸一旁扔
 我骂他这个狗县长
 他的良心被狗吞
 我骂他早晚遭报应
 不在自身在儿孙
   
 你这个人说话太难听
 你再气 你也不能骂人
 有话你好好说嘛
 我说你这个人
 怎么跟县长一样
 把屁股都坐歪了
 谁说县长把屁股坐歪了
我告诉你 我就是新来的
 妈    你回去
 你要是不让我
 跟你一起去擦皮鞋
 我就不上学了
 你说什么
 妈妈辛辛苦苦地
 到底是为的什么
 你太让我伤心了

 擦皮鞋
 这哪是你家人做的事
 你舅舅是大县长
 妈妈是簇崭新的
 天成集团的公关部长
 你怎么能跟我们
 这些下岗工人比啊
 马阿姨
 庄翼怎么回事
你不是已经考上大学了吗
 可我不想上了
 你这孩子
 舅舅
 你在外地工作不知道
 我初中高中六年
 妈妈为我吃尽了苦
 送牛奶 卖水果
 给人家当钟点工
最困难的时候还偷偷卖过血
前天妈妈找到一份好工作
 高兴坏了
 以为我这下
 大学学费不愁了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 
 才上了一天班又下岗了
 我长大了
 再也不能让妈妈受苦
 我要挣钱养家
 姐姐
 这些事情你怎么以前
 就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每次给你打电话写信
 你总告诉我你很好
 我们天生命穷
不想高攀官亲 庄翼回家
 姐姐
 把钱还他 还给他
 舅舅 这是你托丁朋叔叔
 送来的钱
 妈妈叫我还给你
  庄翼 走
 姐姐
 你打我骂我都行
 可这钱你一定要收下
 工作我们慢慢再找
 庄翼的学一定要上
姐姐 以前我在外地工作
 没能及时关心好你
 可现在我在这里
 我是你的亲弟弟呀
亲弟弟 我有亲弟弟吗

 我苦命未到成年死双亲
 留下弟弟年幼小
 退学供他读书文
 他成绩优秀我高兴
 他头疼发热我心疼
 姐弟相依互为命
 我既是姐又当娘亲
 他大学苦读四年整
 我新衣未曾添一身
 二十年前他生重病
 我三日三夜呼唤连声
 食不甘味夜不安寝
哭求上苍愿拿我命换他命
终唤得他鬼门关上又还魂
 我认命打落门牙肚里吞
 谁叫我拼命供他上大学
 自己却没得文化没文凭
 谁叫我一心只望他上进
 自己却再苦再难不吱声
 谁叫我丈夫病逝钱用尽
 谁叫我下岗在家无分文
 谁叫我无有靠山无背景
 谁叫我身在社会最低层
 谁叫我一世没有走好运
  盼来盼去不见光明
  人前人后咽泪吞声
  海市蜃楼虚幻光景
  嫡亲弟弟翻脸无情
  县长姐姐
  怎落个空名和骂名
妈 今后我一定好好工作
 好好的孝敬你
你不要怪舅舅 不要太伤心
 孩 子
有你这句话妈比什么都开心
姐姐 做弟弟的对不起你
 请你原谅
 庄翼 回家
 姐姐
     
 余县长 对不起
 我错怪你了
 你骂我一顿吧
 余县长
 我们也是急了
 像狗样地瞎咬人
人要凭良心
我们再也不攀比余芳了
 县 长
 你就让她去上班吧
是啊 哪怕我们上不了岗
也不能缺德再攀着余芳
 她也不容易啊
 让她去上班吧
 谢谢大家的理解
 我姐姐的确困难
 可你们
 还有机械厂所有的工人
 哪一家没有老小
 哪一家没有困难
 我姐姐的背后
 有一百多双眼睛
而我的背后有几十万民众
 那可是几十万双眼睛
 作为县长
 如果失去了公正
 就会失了民心 失了威信
失了民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
 余县长今天有你这话
 我就是上不了岗
 心里也服了
 说实话
 人家企业老板不要我们
 也有人家的道理
 只可惜我们一身的技术
 现在无用武之地
 人家的技术我们又不会
 这个年头谁还肯养闲人啊
 唉 难哪
 请大家放心
 我还是前天那句话
 十天之内
 不给你们满意的答复
 你们就到我家吃饭
 县长
   
 喂 丁主任 什么
 交通要道全部堵塞
 交通全面瘫痪 什么原因
 天成集团停收蔬菜瓜果
 连罐头厂也停收了
 林天成
   
 喂 是云小姐吗
 在哪里潇洒呀
 是余县长啊
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有个情况你知不知道
  收购点停止收购
  罐头厂停工待修
  菜农们进城等侯
 此时刻城里城外大街小巷
 全部被一车一车
 蔬菜瓜果锁咽喉
 是真的呀
 机器待修需等候
 停止收购有情由
 农民的素质真差透
 毛主席他老人家
几十年前就英明地说
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
偏要把蔬菜瓜果运送进城
 造成这交通堵塞
 局面难收才罢休
云小姐你站着说话腰不疼啊
 蔬菜瓜果汗浸透
 农民怎不急心头
 倘不及时来补救
 血汗白白付东流
 速将情况汇报林总
 抓紧复工莫等候
 事态闹大恐难收
 余县长 道理我懂
 可是林总关机
 我也没有办法找到他呀
 那就请云小姐赶快下令
 打开工厂大门
 有多少收多少
等林总回来 我来跟他解释
 余县长 只有我们林总
才能在天成集团发号施令
我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
 哪敢做主
 那好吧
那就麻烦云小姐了再见
 丁朋吗
 老板吗
 余县长 情况怎样
 林老板找到了吗
 神了 隐身了
他用这一招逼我签字太损了
 情况怎样
 姓余的反应如何
 强作镇定
但我感到他内心非常焦急
县长 怎么办
丁朋 你赶快给我落实
 两条紧急措施
 速调动所有警察齐上阵
 必要时机关干部皆帮忙
 一定要绝对保证路通畅
 切记住杜绝事故第一桩
 这二
 速利用电视电话互联网
 偏僻地动员干部走村乡
 紧急通知机器设备出故障
 请菜农停止收运莫慌张
喂 是办公室吗 紧急通知
他要是还不肯签字怎么办
 再这样僵持下去
蔬菜瓜果可真的都要烂了
 烂了正好啊
他余启礼刚来我们安康县
 就出这么大的事故
 正好是个新闻啊
 可是他的声誉受损
 我们的损失也不小啊
 你 放 心
 我料定他不会不顾
 农民的利益跟我僵持
他肯定还会想办法来对付我
不过 不管他用什么办法
都抵不过我最后一张王牌
王牌 什么王牌
 是 暂时保密

 县长 已全部通知到位
 可这些措施
 也只能缓解目前状况
 要是他再有两天不复工
已经运进城的菜就全烂了
 农民哭都来不及啊
 这个林天成
 要不 县长 实在不行
 把并购报告签了吧
 机器故障 机器故障
 有了
你立即通知技术质量监督局
 和机械设备研究所
组成专家组 进入天成集团
就说了解情况 协助维修
 但声势要大
高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万一他真的是机器故障呢
 那就真修
 是 我去通知
   
 喂 王老板
什么 你已经到了安康县城
你可真是及时雨啊
 好好 晚上我请你吃饭
  舅舅
  庄翼
 舅舅 妈妈她晕倒了
 妈妈她怎么啦
 她给人家擦皮鞋
 擦着擦着突然就晕倒了
 她现在什么地方
 在医院
 走 我们赶快去医院 

 妈  你醒了
 余芳
 马大姐
 我怎么到医院来了
 余芳
 你擦鞋擦得好好的
 突然晕倒了 脸色苍白
 把我们大家都吓坏了
 妈 医生说你严重贫血
 要住院休息调养几天
 住院调养
 那要花多少钱
 你这孩子真不懂事
 你妈妈哪有那么娇气
 赶紧回家
 哎哎哎 不要乱动
 医生说你的身体
 亏损得太厉害
 就象工厂的机器
 光工作不加油
再不好好休息就要报废了
 妈 不用我们给钱
住院手续舅舅都已经办好了
 你就安心住几天嘛
不行 我不要他给我交钱
 余芳 你听我说两句
 要不是因为我们
 余县长就不会
 让天成集团辞退你
 林天成算计他
 我们又冤枉他
现在你们姐弟俩弄成这样
叫我们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姐姐
 余县长
 你们还在这里啊
 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余县长
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
 要说谢
我们不知拿什么才能谢你
 余县长
 你们姐弟俩好好谈谈
 我们先回去了
 叫工人们放心
 我余启礼说话算话
 余县长你也要好好休息
 千万不要累坏了
 舅舅
 将来我大学毕业
也要象你一样当个好官
 那你可要记住
 不管到什么时候
都不能忘记最基层的老百姓
 知道吗  
 快盛鸡汤给你妈妈喝
我一个擦皮鞋的下岗工人
哪有福气喝县长烧的鸡汤
 比起姐姐对我的情意
 这鸡汤算不了什么
 可这也是
 我对姐姐的一点心意
 我可担当不起
 余 芳
 余县长不让我们告诉你
 林天成为了逼他签字
 叫工厂停工
 现在整个县城的交通要道
都被菜农运菜的车子堵死了
 是啊 县长都快急死了
 什么
 妈 舅舅正在拼命想办法
 解决问题
 一听说你病倒了
 他赶紧到医院
 给你办住院手续
 你刚好一点
 他又回去给你熬鸡汤
 妈 你看
 舅舅的眼睛都熬红了
 你就不要再辜负舅舅的心了
 好不好

 启礼
 姐姐
 你工作这么忙这么累
 还给我熬什么鸡汤呀
 要是没有姐姐
 哪有启礼的今天
可我却没能好好关心好姐姐
 启礼心里有愧啊
 姐姐 这是二十年前
 你给我写过的那封信
当时里面还夹了七十块钱
 那是我刚进厂
 三个月的工资省下的
 是啊
三个月你只用了二十块钱
 省下的钱都寄给了我
你就这样一点一点地省
 供我读完了大学
 你还记得
 我怎么会忘呢
 就是这封信里
 姐姐你写了一句话
你说要好好读书 学好本领
 将来要为老百姓做好事
 姐明白了 姐不怨你
 原 谅 我
 原谅我伤了姐姐的心
 我非是普通老百姓
 你弟弟面对数万人
 若是一言失了信
 失去党性失民心
 若是一行失公允
 只恐社会失安宁
 没能将姐姐来照应
 愧对姐姐手足情
 相 信 我
 相信我把姐放在心
 我姐弟本是一条命
 小庄翼我就当亲生
 我供她大学四年整
 余启礼与姐姐
 共同将庄翼领成人
 下班我陪你散步
 闲暇我陪你谈心
 老来与姐手挽手
 让启礼补上姐姐一世情
 弟弟
 姐姐
 
 林天成太露骨
 蓄意停工造损失
 县长紧急拿对策
 专家进驻把他吓
 能不能成难推测
 这着险棋太出格
 我这块分分秒秒心忐忑
 他那里谈笑风生不改色
 频举杯 把酒喝
 不觉时间在流失
 一点动静都没得
 急得我喉咙光打呃
 王老板究竟何人物
 县长他到底唱的哪一出
     
 王老板
 说话算话 不许反悔
 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真的到了那一步
 你可要吃亏了
 报效家乡 谈何亏盈
 好 有你这样的朋友
 余启礼深感庆幸 干 
  喂 云小姐
 余县长啊
我跟我们林总联系上了
 我们林总在省城
 突发急性肠炎住院
 听说交通堵塞
 赶紧打电话
 指示我们抢修机器
 现在已经复工了
 噢 机器修好复工了
 我们林总
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他说马上到你那里
好 我恭候他大驾光临
 为他接风洗尘带压惊
  余县长
 已经打电话证实
 天成集团所有收购点
和罐头加工厂已全面复工
 余县长 你真神了
 山重水复 柳暗花明
 衣服湿了一层
 你立即通知
 专家组成员回原单位
另外通知各县市和周边乡镇
 明天继续往安康送菜
 好 我去通知

 余启礼啊余启礼
 我是真的服了你了
     
  喂
余县长 在喝庆功酒吧
 云小姐又有何见教
 不敢 我只是想告诉你
 不要高兴得太早
他手里还有最后一张王牌
 云小姐什么意思
 是林天成叫你威吓我
 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坏吗
 信不信由你吧
 怎么 交桃花运了
余县长 来迟了 来迟了
 林老板 你终于出现了
 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来来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的老朋友
 也是我们安康籍
 鼎鼎大名的王老板
 这位是我们安康眼下
 最大的财神
 天成集团的林总
 久闻大名
 如雷贯耳
 失敬失敬
 久仰久仰
 这位是
林总的办公室主任兼秘书
 云飞小姐
 林总身边竟有这样
 倾国倾城的美人
真叫王某羡慕不已啊
 王老板过奖
王老板才是一表人才啊
好了 不要再互相吹捧了
 来来来 请坐 请坐

 好 我们自己来

 我先自罚一杯
 工厂机器出了故障
 我又正好生病
 让余县长操心了
 生病有什么办法
我应该先敬你一杯表示慰问
 还要感谢你
 带病赶回来解决问题
 我自罚
 我敬你
 哎呀喝酒就喝酒
 非要那么多名目干什么
 我提议这杯酒无题
 好 听你的
 无题 我先干为敬
 这第二杯
  这第二杯
我看我们就不要再绕弯子了
 我们就巷子里扛木头
 我们开门见山
 我们直来直去

 恳请你条件来宽让
 望县长签字莫彷徨
 我已将工人来走访
 怎把工人当亲娘
 一到关键就抬杠
 转眼剑拔弩又张
 如若林总不退让
我只好忍痛割爱去招商
 如若你硬做铁头犟
我只好放弃做这破烂王
 风水宝地机械厂
 何愁不来金凤凰
 相信县长有能量
 何必在此放空枪
 林总最好算笔帐
 世上悔药最难尝
 谁吃悔药还难讲
 但愿县长把愿偿
 林某告辞
 慢着
 怎么
 没有余地了
 没有余地
 你肯定不后悔
 只怕是你后悔
 罢罢罢
 本是真心为你想
 谁知你不解我心肠
 好言相劝不买帐
 只好改弦去更张
 合作已有新意向
 天成集团规模扩张的
 宏伟蓝图要泡汤
 请教何为新意向
 机械厂风水宝地
择日竞拍公平竞争上市场
  
 你说 将那块土地拍卖
 将那块土地拍卖
 多此一举
 就是将那块土地拍卖
在安康县谁有实力跟我竞争
 安康是没有人跟你竞争
可安康在外发展的企业家
 与你竞争的大有人在
 眼下就有一位
 王老板
 感谢余县长的信任
 让我参与竞争
 给我机会回报
 生我养我的这方水土
 王老板愿回家乡发展
 我是求之不得啊
 来 倒酒
 感谢王老板回家乡投资
 喂 老领导好
 感谢您对天成集团的关心
并购的事情目前有点小困难
我们余县长也很关心这件事
 他现在就在我旁边
 怎么 你要跟他讲话
 好好 我让他跟你讲话
 喂 请问是谁 刘副省长
 小余啊
 你在长乐干得不错啊
 提拔你到安康当正职
 我在市里是讲了话的
 像你这样年轻能干的人
 我们不培养
 还培养什么样的人
 谢谢省长栽培
 改日去省里
 一定亲自登门拜访
还请老领导常回安康看看
 您方方面面只要稍微
 向安康倾斜一点点
我们就能够大大的受益啊
 好 一定去
我在安康七八年 有感情啊
 天成集团
 是我任安康县长的时候
一手扶持起来的民营企业
 原来是个小公司
 现在做得这么大
 不简单也不容易
 你可要大力支持啊
 这次在省里的座谈会上
 小林子的介绍反响很大
 扩大规模的想法
 也非常大胆可行
 你们要抓住典型
带动地方民营经济的发展
 一定一定 请省长放心
 叫小林子跟我说几句
 好
 感谢省长的关心啊
 有空一定去 好 再见
 好一张王牌

 转眼间召来省长
 难怪他趾高气昂
 林天成何等能量
 谈笑间信口雌黄
 虽说我胸怀坦荡
 虽说我为民着想
 虽说我并无私念
 虽说我心系安康
 又怎能违逆省长
 又怎能顶风硬扛
 屋檐下低头曲项
 小县长好不窝囊
取出了并购书桌上来放
     
似见这重似千钧纸一张
似看见工人们翘首在盼望
似听见殷殷嘱托响耳旁

 余县长
刘省长还等着你汇报呢
  县长
 我想单独跟林老板谈谈

 半瓶酒将我的心火烧旺
 小县长今日也张狂
 虽无有大树阳伞金钟罩
 却唯有男儿血一腔
 林老板游走在商场官场
 精通暗箭与明枪
 果然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逼着牛角撞南墙       
 工人们一生血汗献工厂
 只落得两手空空心暗伤
 想 当 初
 工人的名字多响亮
 工人的名字多荣光
 工人是先锋好榜样
 工人为社会创辉煌
 为改革阵阵春雷响
 为时代洪流向前方
 为民族振兴新气象
 为祖国昌盛奔富强
 为社会转型企业改制
 摸索向前闯啊
 工 人 们
 无奈把这时代的阵痛扛
 林老板
 想到此你的心儿可发烫
 想到此可有感慨在心房
 林老板手捂胸膛再思量
 从工人到老板
 你可有痛可有泪
可有难可有苦可有人相帮
 我何尝不想青云上
 我何尝不盼前程广
 当官不为民着想
 不如回家卖生姜
今日我一言既出不改方向
字字掷地有声句句有力铿锵
我深知头上乌纱有多重份量
 它要我头脑清醒
 旦夕不把百姓忘
 天成集团要发展兴旺
 我作为一县之长
 坚决支持决不彷徨
但必须现有工人个个上岗
 手心手背连着心房
我即刻负荆去省说明情况
 有何后果我一人承当
 若是省长不把理讲
 我宁愿回家不把官当
 余启礼就是一颗铜豌豆
 煮也不熟 蒸也不烂
砸也不扁 天王老子也不让
 工人就是我亲娘
     
 安排机械厂土地竞拍
 余县长 刘省长

 安康县原机械厂
工业用地一宗 现在开拍

 起价八百万
 八百一十万
 十八号八百一十万
 八百五十万
 二十八号八百五十万
 八百六十万
 十八号八百六十万
 九百万
 二十八号九百万
 九百一十万
 九百五十万
 九百八十万
 一千万

 我心跳加速冷汗淌
 我神定气闲不慌张
 他志在必得不谦让
 他骑虎难下意彷徨
 悔不该当初算死帐
 他怎知县长有智囊
跟我们工人倒趾高气昂地
 遇到王老板就瘪的了
 二十八号一千万一次
 一千万两次 一千万
 慢 一千一百万
 十八号一千一百万一次
 一千一百万两次
不好 要被林天成拍去了
 不要瞎嘘
 一千一百万
 慢 两千万
 二十八号两千万一次
 两千万两次
 乖乖隆地咚
两千万 还要把我吓昏过去
 两千万
 慢 两千一百万
十八号两千一百万一次
 两千一百万两次
两千一百万三次 成交
林老板 祝贺你竞拍成功
 余县长啊余县长
 我可被你整苦了
 这下亏大了
 林老板
我愿意以成本价为你引进
几条进口优质生产线
林老板 你是最会算账的
 单这一笔
 就大大超出了
 你付出的两千万
 真有此事
 此言不假
 余县长 那我们怎么办
我正要跟林老板谈这件事
林老板
为了支持天成集团的发展
 由政府出资
 为你免费培训
 一百个技术工人
 让他们持证上岗
感谢政府 感谢余县长
 
王老板 这下你可亏大啦
报效家乡 谈何亏盈呀
你看你看 差距出来了吧
 惭愧 惭愧
 林老板
 财富如水 聚散之间
 我们可不能忘了
 养育我们的这方水土
 
 大胸怀造就大理想
 大情感铸就大辉煌
 小老板企业家差别天壤
 效范蠡三散其财
 凝聚人心 播撒希望
 财富价值 重新称量
 企 业 发 展
 把 握 方 向
 重 塑 形 象
 社 会 担 当
 超 越 梦 想
 长 远 目 光
 历史关头不负众望
 凝聚力量谱写新章
 用大智大慧大爱大义
 书写人生无上荣光
 县 长   

   剧   终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