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大事记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 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评 >

经典剧目赏析--《真假二十四小时》

时间:2009-12-16 18:05来源:扬州扬剧网 作者:朱运桃、邱龙泉 点击: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扬州扬剧网 www.yangju.cn)


 

大型现代扬剧《真假二十四小时》
 
2007年夏,一出大型都市扬剧《真假二十四小时》在第五届江苏省戏剧节华丽亮相,它以新颖、别致、精彩的舞台呈现,得到观众喝彩,受到评委专家的好评,因而摘得此届戏剧节北方片头筹,获得优秀剧目一等奖,并获得优秀编剧奖(徐新华)、优秀导演奖(王友理)、优秀舞美奖(姚俊)等单项奖,李政成葛瑞莲、龚丽丽三人获优秀表演奖。继而,《真》剧荣誉入选2006-2007江苏省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精品剧目与江苏省第七届“五个一工程”作品奖。这是扬州市扬剧团在精品意识指导下,努力创新的又一次成功实践。省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专家委员会主任、原文化厅副厅长刘俊鸿在接受上海东方电视台采访时说:“这是一部可遇不可求的好戏,时代性、艺术性都达到了一定水准,有望进一步打造成艺术精品。”专家评委比较一致的评价是视角新颖、具有时代气息,贴近生活、贴近观众,表演、音乐等吸引人。
现代扬剧《真假二十四小时》,写某局级机关办公室的三个年轻人因偶然的契机,击掌打赌“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不说一句假话”,引出了一个个亦喜亦悲、啼笑皆非的故事,耐人寻味,展示了社会、官场、家庭层面的真与假,美与丑的现象,令人思考。《真》首次将扬剧的艺术触角伸到了机关生活,表现了相对陌生的都市题材,通过一次看似游戏的打赌,引出了一个既司空见惯,又深刻凝重的话题,主题鲜明、立意深刻、贴近生活又针砭时弊。这出戏讲的是真与假,作者对现实生活中虚假成风的弊端进行了无情揭露与深刻批判,借剧中人之口,道出了对这一现象的严重程度的担忧:现在社会多少假,听我对你说周详:假公司、假文件、假文凭、假牌照、假警察、假夫妻、假记者、假钢材、假水泥、假皮鞋、假衣裳、假油、假盐、假烟、假酒、假茶、假医、假药、假事、假情、假意、假象。谁不在一个假字做文章?哎哟喂,要不是瞒上欺下成天假话挂嘴上,只怕你们一天位子都坐不长。可以说这既是对剧中人的拷问,也是对所有剧外人的呐喊。但真与假并不是简单的对立,既有虚情假意,也有善意的谎言,而在真与假的背后,则是更本质的现实问题,那就是为何会横行?是社会的集体迷失,还是人的道德沦陷?戏剧真情呼唤人们对真善美的向往与追求。
编剧徐新华举重若轻,以轻喜剧的风格,驾驭“真与假”这个沉重而又复杂的现实题材,该剧节奏明快、情节紧凑、剧情轻松,符合现代人的节奏与审美需求,可看性强。局长谈话、家庭纠纷、卖光盘小贩父子冲突,无一不是围绕真假大做文章,甚至最后局长的表态,是真是假,也让人猜疑。这一切看似夸张荒诞,却又在情理之中,构思十分精巧。办公室章程与赵大伯一场戏,章程一天讲真话,处处受挫,想要一吐为快,“你听不见正好,我一肚子的话正好放心大胆跟你一个人说。结果“聋哑老头”听了他的真情倾诉,突然开口说话。这真是神来之笔,也许不说话才不会说假话,但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假话。编剧通过赵大伯这个人物揭示了“真与假”的分野,让一干剧中人在将“荒诞”进行到底的同时,也将真情进行到底。可以说,这出戏既是寓言剧,也是写实剧。
导演以轻喜剧风格统帅与制约全剧,打破了传统戏剧舞台时空的局限,蹦迪舞、流行色等时尚元素融进扬剧表演程式,细节设计也十分精彩。在局长谈话一场戏里,当王阳、章程欲讲违心之言时,就出现了李李的形象,重现打赌时的承诺,利用意识流强化了人物内心的自我冲突。当赵大伯数次送上茶杯,用拖把干扰章程讲话,章程则轻快躲开的调度,周局长合上记录本,轻转钢笔,这些小动作都设计得非常传神,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共鸣。舞厅一场戏,近30秒的蹦迪,看似闲笔,却为全剧的风格带来非常惊艳的一抹色彩,对李李人物的塑造也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出戏的演员表演很出彩。李政成塑造的章程诚实、稳重、内敛,在局长谈话一出戏中的表演可圈可点,让人击节称赏。初进办公室,他还是认真严肃,正襟危坐,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局长的征求意见,有心避重就轻、走走过场,却想起与李李的打赌以及卖光盘小贩的狂言,不觉左右为难。由此想到自己已经习惯成自然更感到一丝羞惭与惊恐。待到局长不断催促,章程拿定主意,神态渐趋自然,开始真诚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待分析原因时,完全进入角色,有些忘乎所以,语气渐快,面对赵老伯的有意阻挡提醒,他毫不在意,身体左右躲避,口中依旧滔滔不绝。提完意见,他全身轻松,却突然发觉气氛不对,一下子回到了现实生活中来,发现自己竟然坐在局长的位置上,不由得如弹簧般站起;拿着包狼狈地逃离,却蓦然发现拿错了包;待慌乱还回包时,他已经手足无措,李政成这时特意设计了一个趔趄,被扶起起后跌跌撞撞下场,口中不知对谁道歉或感谢,人物的不知所措自然流露。这一段戏,李政成表演的得心应手、贴切自然,通过表情与细节的细腻处理,将短短几分钟内人物的心理历程刻画的活灵活现。他的演唱风格与自身特色在《真》剧中更显魅力,特别是几段清唱,如“反正您老是聋子”一段,“韵脚”是连续20个“子”字,他娓娓道来、声情并茂,拿捏准确、处理干净,十分难得。
葛瑞莲饰演吴妹这个角色时,准确地把握人物身份与心理定位:吃醋的女人更懂得爱,充分刻画了这个表面泼辣、骨里自卑,深爱丈夫、眷念家庭的女性形象,将人物内心的复杂世界刻画得淋漓尽致。尤其在家庭风波一场,发现章程回家后一反常态,触动了她那敏感的神经,怀疑诱发警惕,提防诱发恐惧,而这一切情感都浸润着酸酸的醋意。
可喜的是,该剧不仅看到李政成、葛瑞莲等剧团骨干演员的精湛表演,还看到了以龚莉莉为代表的优秀年轻演员的茁壮成长。她扮演的李李是刚走出大学校园,踏进机关大院的小公仆,性格率真开朗,感情丰富细腻,看问题尖锐,处事潇洒,口无遮拦,像个透明体,有几分任性和调皮,偶尔喜搞一点恶作剧。因涉世不深,虽认知敏感,却难免肤浅,她对文山会海、办事效率低下有埋怨,对瞻前顾后讲话、戴面具处事难以苟同,她向往民主空气,渴望自由发表意见,故而时有一点游戏人生的色彩。到迪厅跳劲舞,是她释放心灵的重要细节,她不甘心被机关暮气浸润,而追忆单纯的校园生活,这是她表现青春活力的支点,所以演员在这一点上下了功夫,劲舞跳的激情火爆,她用舞台表演,诠释了李李这个人物:现代知识女性,时尚而不风流、美丽而不艳俗,潇洒而不放纵,受到专家和观众的赞许。
该剧的音乐、舞美、服装等也处理得比较完美,使观众在轻松愉悦的享受中感受到了一种真善美的启迪,如舞美始终在杂乱的网格中布置着一排时钟,触目惊心,发人深思,使整个舞台充满了张力。
《真假二十四小时》是扬州市首部省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精品剧目,我们真诚地祝愿该剧走的更远。
 

vXCd4CRy.jpg

AaQkGROv.jpgZHxZMXme.jpg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17)
85%
踩一下
(3)
15%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