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大事记 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络E文 >

我的邻居我的友

时间:2013-05-12 21:53来源:扬州扬剧网 作者:太阳雨 点击:


 最近几个月,里子总是隔三差五的给我打电话闲聊。我就寻思,为什么他现在会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 
    前天的雨下的真大,下班回到车库后,还没来得及除去雨具,我的手机又响了。不用说,又是里子打来的。我没有上楼,就在车库里陪他聊了起来。
    他突然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总爱给你打电话吗?”

    我哪知道,谁打谁知道。
   “因为你的彩铃太好听了,是扬剧吧?”
    我真不知道我的手机彩铃是什么音乐,但我很明确的告诉他,你想听这些早说呀,我把我的内存卡给你,从“皮九辣子”到“凤凰传奇”,你想听什么都有。
    他嘿嘿地笑:“哥哥,我们不趁着年轻多谈谈心,多走动走动,等到以后我们都挂了,想聊都没有机会。”
    是啊!还是我这位儿时的玩伴看的比我透彻。
 
    
   我的邻居我的友                  
 
    
    里子是我的邻居,比我小两岁,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下河摸螺蛳、踩河蚌、钓鱼、找鸭蛋,上树掏鸟窝、摘果子、套知了、射麻雀,对着土墙洞掏蜜蜂,到小树林子里荡秋千。这些都是武的,我们也玩文的。
    成语接龙,作打油诗,对对子,猜灯谜。玩这些需要有扎实的功底,所以我们就看书,也到处搜书。那些年收藏了大量的图书,可惜因为后来的几次搬家,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最有意思的,还是聚在一起听扬剧唱片磁带,跟着学说学唱。有机会也去现场看扬剧。
    当年我们还是小学生。村里的董老太去见上帝了。她家里来了两套演出的班子。一套是董老太所属基督协会的兄弟姐妹,另一套是她几个女儿请来的扬剧团。
    我是信如来的,所以没敢去拜上帝。
    我、里子,还有一个叫刚子的伙伴。我们三个一起看的扬剧。刚子比我小一岁,比里子大一岁,应该说我们三个人是死党。
    那天演的是《秦雪梅吊孝》。因为听不到什么好玩的段子,刚子中途就回家看《封神榜》去了。他只对“小褂子没袖子”、“县太爷是我家小舅子”这些搞笑的说白感兴趣。后来里子也走了,他说“吊孝”没有“磨豆腐”好听。走就走吧,一个人反而看的安心。
    现在回头再想想,那些经典的扬剧很了不起,能让很多不是扬剧迷的人痴迷。也让我这个“非戏迷”逐渐变成了真正的戏迷。
 
    
   唱着扬剧做买卖
 
    
    小升初的那个暑假没有作业,过得很无聊。我就想找个新鲜事情做做。我找里子商量,看我们能不能贩点东西,走村串巷去卖。里子非常赞同,把刚子也找来,三个人一会合就决定干了。
    里子想卖西瓜,说是大热天的,西瓜不愁卖。刚子想卖桃子,说桃子不花本钱,我们几家的桃树上都结满了沉甸甸的果实,吃也吃不完。
    我也说了心里的想法。搬运西瓜太累,不太好。自家的桃子虽说吃不完,但是我一天天看着长大的,真舍不得卖给别人。我觉得卖老鼠药比较好,货不重,操作起来轻便。其次刚子的姑妈就是卖老鼠药的,我们可以先拿货,卖完了再给钱,不需要本钱。还有卖老鼠药不用人喊,把喇叭里的音乐放出来就行。因为我们从没听过刚子的姑妈喊过“卖老鼠药”,乡亲们只要听到“世上只有妈妈”,就知道卖老鼠药的来了。
    他们两个同意了我的意见,说干就干。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们就起床了,刚子骑车驮里子,里子手里拎着一台收录机,我们没有那种喇叭,只能用收录机代替。我一人骑车负责载货。
    刚子的姑妈不在家,他姑父听说我们的来意后,给了我们一大包老鼠药,也没有跟我们提钱的事。我们兴高采烈的踩着自行车,向那些邻近的村庄出发。
    连续转了两个村子,一桩生意没成。过了很长时间我们才想到原因,人们习惯了“世上只有妈妈好”,不知道你这“一更天磨豆腐”是个什么意思?最要命的是,收录机唱着唱着就拉不动了,电池没电了。算了,还是我们自己唱自己喊吧。
    “一更天,磨豆腐。”
    “卖老鼠药唻——!”
    “什么东西来吵闹?”
    “卖老鼠药唻——!”
     好像还不行,换一个。
    “世上只有妈妈好!”
    “卖老鼠药唻——”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卖老鼠药唻——
     累了大半天,肚子饿得咕咕叫,喉咙也喊哑了,我们到底还是失败了!
    后来听说,刚子的姑妈早就觉得老鼠药的生意不好做,改行卖“全无敌”杀虫剂去了,据说生意很火。
 
    
    她在丛中笑
 
    
    里子小学没毕业就辍学打工了,刚子读完了初中,我的耐力稍微好一点,坚持把中学读完了。因为三人当中我的学历最高,所以一些与文化水平有关的事情,大多交给我来做,比如写春联。
    他们见过我“临摹”出来的《兰亭序》,让我用王羲之的字体写春联。其实他们是知道的,我的那副《兰亭序》根本就不是正常的临摹,而是先用铅笔画个空心字,然后用墨涂上。他们是不想错过聚在一起侃大山的时光。
    外面下着雪,屋子里暖洋洋的。我在里子家挥毫泼墨,里子和刚子给我打下手。桌上的收录机里放着扬剧《珍珠塔》,我就在一遍又一遍的“劝世人莫行凶“中,狂舞了一天。
    五保户王奶奶踩着雪过来玩,这位老顽童也爱扬剧。她家只有两扇门,我给她也写了。大门上的那一副我至今还记得,我自感很有创意:夕阳无限好,更上一层楼!
    其实让我做这些,是两个兄弟给我这个大哥面子。刚子的字写的比我好,他能用钢笔写出“瘦金体”。里子更是一个有才华的人,他随口而出的那些唐诗宋词,很多我都没有听过。而且,散文写的极好,文辞精美,感情细腻。
    里子最喜欢毛主席的《卜算子  咏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他虽然在我们当中年纪最小,却是第一个收获爱情的人。他的爱人也是我们的邻居,当年是一个“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美丽女孩。
 
    
    在我们结束通话之前,里子又数落起了刚子。说他是个工作狂,只知道做生意赚钱。他也是个做生意的,但他比刚子想得开。最让我们津津乐道的是,我们的孩子都在健康的成长。
    我依然没有上楼,呆在车库里胡思乱想。我轻声地问自己,我们的生活为什么不像从前那样多姿多彩?孩子们为什么没有我们那种纯真美好的童年?
    我不知道……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1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