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物传 表演 扬剧唱词 老资料馆 扬剧论文 报刊专著 舞台艺术 导演 传承谱系 行话习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考 > 人物传 >

华素琴扮演的白素贞

时间:2006-10-19 06:01来源: 作者: 点击: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扬州扬剧网 www.yangju.cn)


 

华素琴扮演的白素贞

村洲

 

    最近江苏省扬剧团演出的扬剧,“上金山”、“放许仙”、“断桥会”,是三折别具风格,有着杨剧自己的特色的好戏。它不但在剧本上与众不同——有白娘盼夫,小青请兵,变舟上山,拜恳法海,放许下山,剑劈断桥,砍柳搭桥等情节,在演员表演上,更以优美宛转的唱腔,复杂的做功,细致的表演见长。

    在近一个半小时的演出里,台上只出现了五个演员,却明确地揭示了白娘与法海之间的一场生死斗争,揭示了人物之间的复杂关系,演员的表演,个个精神贯注,严肃认真,都能称职而又各有创造。小和尚(蒋剑奎饰)的复杂的身段,特殊的唱腔;小青(房竹君饰)的爽朗的性格以应对白娘的深情;许仙(蒋剑峰饰)的软弱和对白娘的爱;法海(杭麟重饰)的阴险狠毒等基本上都演得恰如其分,互相也配合得较好,这里不一一详谈,仅就华素琴同志所扮演的白娘子一角谈谈个人体会。

    白娘子虽然只在“上金山”、“断桥会”两折上场,戏却很重;不但唱功重,而且做功重,必须有饱满的激情才能把戏演好。这样一个角色,演员如果没有较高的艺术修养与较深的功底是很难胜任的。看得出华素琴同志在这个形象的塑造上是下了苦功,有所创造的。

    戏一开始,白娘在音乐伴奏声中徐步登场,亮相后,随着门环声响,快步出门,左右瞩望,通过眼神告诉观众似乎许仙回来了,但定睛一看却又不是,刚刚涌上心头的喜悦,顿时变成泡影,轻叹一声,只好慢步回房。虽然至此没说一个字,但通过这一系列的动作,清楚地表现了白娘盼许仙的心“盼”的情,传达了她对许仙的挚爱。在接着唱的一段“满江红”里,又强烈地表现了她对法海的恨,这样,戏一开始,演员就把人物关系和主要冲突清楚地交待了。在小青请兵归来后,白娘改了戎装,准备战斗,这时舞台节奏紧凑强烈起来,唱腔强而有力,动作迅速而有气魄。与开始所唱“满江红”时的气氛形成对比,如果前面唱腔表现了白娘温柔、善良、钟情的性格,那么在这里又表现了白娘的刚强、勇敢、为了爱情置个人生死于度外的气概。接着在一段优美抒情的唱腔的同时,配以上舟、行船等身段,又表现了白娘对斗争充满必胜信念的乐观精神。

    放许仙一折,白娘只在开始与即将结束时有几声呼唤许仙的喊声,这几句喊声说明了白娘是为许仙而战,并且把戏上下衔接了起来。

    断桥会开始,小青带怒登场,白娘在台里悲切切一声“苦啊!”喊出了她那不幸的遭遇,使观众顿生凄凉、同情之感。她上场后边唱边舞,前后的动作安排严紧,通过“单套”、“云手转身”等一系列的身段,表现了“冲乱云,卷狂飚”的特定情景。当青儿告诉她已到断桥时,她蓦地一震紧接着边喊着“断桥么”边冲了过去。见到断桥,触景生情,一阵热流涌上心头;这断桥她不忍目睹,手都颤抖起来,连连后退几步,配以“乱锤”打击乐,使观众感受到她由于想起当初与许仙断桥定情,而今两相分离对比下所产生的心情。这时白娘无限心酸,定住眼神后,如泣如诉地唱了“看断桥桥未断我柔肠已断”一牌“梳妆台”,在这段唱腔的处理上,华素琴同志颇具创造,充满激情,淋漓尽至的表现了白娘当时的心情。

    小青十分同情姐姐,为姐姐不平,到了这时已无法压制,一怒斩断了断桥。白娘未及阻拦只好说“这都怪法海。与桥无关”,而小青却认定全是许仙之过,表示遇许仙定不轻饶,白娘这时用水抽遮住小青宝剑,推开小青,用力说出了“若无那法海……”表现了她与小青不同的见解,显然白娘高于小青一筹。

    许仙来到断桥,三人相遇时,小青有三次追杀的身段,在追杀过程中,白娘有三段较长的唱腔,吐露了自己的心情,感动了许仙,致使许仙转变,表示以后至死心不变。白娘这三段唱词,从内容上看,大同小异,基本上都以叙说对许仙的情爱,因此表演上若处理不好,就会使人感到重复无味。华素琴同志通过她经过苦心设计的唱腔和准确的动作,表现了三种不同的感情,层次分明,使观众感到许仙所以消除了惧怕的心情是完全有根据的,自然的。她第一段唱腔用“堆字大陆板”,表现了对许仙的怨恨和责备,但责备的对象是她视如比自己还重的许仙,因此用扬剧通常用的大陆板就嫌过于激烈,因而她在节奏和腔的处理上都有了新的发展。开始唱的较慢,当中又加以婉转的新腔,最后再用快速堆字,唱出了那种由哀怨到责备的复杂的心情。第二段唱是向许仙倾诉自己的一片苦心,在唱到“你真是又可恨来”时,用力一指,许仙顺势欲倒,白娘急忙扶住,见到许仙哀求的神情。不免顿起怜措之心,用一拖腔后再唱出“又可怜”三字。第三段唱,是白娘坦率地告诉许仙。自己和小青都是峨嵋灵蛇所变,但对许仙却是一片赤诚,是合是离要许仙自己决定,这段唱用扬剧用以叙事的“数板”,但华素琴同志在叙事的同时,通过唱腔的创造,使人感到她更重于情,比第二段的唱的感情表现得更深,听来使人感动。

    许他转变了,可是小青却余怒未息,而白娘又不听她劝,无奈只有远走高飞。当她向白娘告辞时,华素琴通过急回转身阻拦、停顿、姐妹四目对视,低低叫出一声充满无限深情的“青妹”。拦住青儿,和以下一段无言的动作表演,终于使青儿高兴地搭起了断桥。至此矛盾全部解决,三人一同过桥归家。观众也随着她(他)们的重归于好而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三折戏的演出也不是没有缺点的,如演员的某些动作还有生硬之感,尚未与角色的总想感情完全融化,某些唱腔还可更优美些,有时角色感情的转变还有楞角之处等,这些我相信通过不断的演出、磨练将会更加完善。

 

原载1959年8月号《江苏戏曲》



(责任编辑:汤玉祥)
顶一下
(8)
80%
踩一下
(2)
2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